中國化工機械動力協會

聯系方式

地 址:中國化工機械動力技術協會
電 話:010-64262500
傳 真:010-64262500
郵 箱:hgjdxh212@163.com

科技文摘

行業信息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行業信息 > 行業信息
全球煉化業重心東移
作者: 發布于:2020-12-21 15:45:40 點擊量:

 摘自中國石油新聞中心

 

  今年以來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全球煉化利潤和產能雙雙降至歷史低點,歐美發達經濟體的煉化業往日輝煌不再,大批煉廠倒閉停產。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海灣產油國紛紛加速推進煉化行業的現代化轉型。業界普遍認為,后疫情時代,全球煉化重心正加速東移,在海灣產油國的帶動下,煉化業復蘇前景值得期待。

  行業前景“喜憂參半”

  盡管當前全球煉化業悲觀情緒蔓延,但市場普遍認為需求銳減和結構性產能過剩都只是“暫時的”,煉化行業整體仍然存在上行空間。“后疫情時代,煉化產能有望小幅回升。”咨詢公司伍德麥肯茲煉油業務副總裁AlanGelder坦言。

  根據國際能源署(IEA)的數據,2019年,全球原油精煉能力為1.02億桶/日,滿足了8400萬桶/日的成品油需求;今年,全球原油精煉能力將縮減至7600萬桶/日,預計到2021年有望反彈至8000萬桶/日。

  調研機構IHSMarkit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前曾預計,全球對石油精煉產品的需求將在2030年代中期達到9450萬桶/日的峰值水平,F下,該機構已將這一數字調整為9100萬桶/日,不過規模仍然不容小覷。

  目前,新冠肺炎疫情在部分國家和地區得到遏制,但美歐等國仍在應對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,這種不均衡的復蘇將導致未來幾年,不同地區煉化產品的需求量也將有所不同。石油貿易巨頭維多公司首席執行官RussellHardy表示,煉化業整體的前景可謂“喜憂參半”,傳統上低價的石腦油和燃料油的需求可能在新一年成為亮點。

  彭博社指出,亞洲至今仍是石腦油、乙烯、丙烯和液化石油氣等塑料原料的凈進口地,這更受到那些具有多樣化生產能力和在原油品質上更不“挑食”的一體化高效煉化設施的青睞。新的超大型煉廠通常設有綜合石化裝置,能生產高附加值的化學品和低價值燃料,因此可以從同樣的原油中以更低的成本提取更大份額的有價值產品,這不僅擠壓了歐美傳統煉化業務的生存空間,也給后疫情時代煉化業復蘇帶來了一定的動力。

海灣產油國“崛起”

  擁有大量廉價原油儲備的海灣地區,正在迎來煉化產能擴張潮。據標普全球普氏報道,巴林、伊拉克、科威特、阿曼、沙特和阿聯酋等國都在提高下游煉化產能,預計到2025年,海灣地區將有約200萬桶/日的新煉化產能上線。

  數據分析與咨詢公司GlobalData指出,預計到2024年,海灣地區的煉化能力將從今年的1160萬桶/日,增至1360萬桶/日,增幅達17%。其中,新增的200萬桶/日產能,約150萬桶/日來自計劃中的項目,剩余50萬桶/日來自在運項目。

  從國家上看,2021-2025年間,科威特將引領海灣地區煉化產能的增長,包攬地區產能增幅的31%;沙特緊隨其后,占地區增幅的24%。據了解,科威特在建的Al-Zour煉油廠將是海灣地區煉化新增產能的一大亮點。這座計劃產能61.5萬桶/日的煉油廠,主要生產用于發電的低硫燃料油和適用于國際市場的航空燃料,既可以幫助減少本土發電廠的排放,還能用于出口增收。

  沙特則主要得益于規劃中的Jizan煉油廠。這座計劃產能40萬桶/日的煉油廠預計將于2021年一季度投產。此外,伊拉克、伊朗也在積極提高煉化產能。GlobalData預計,伊拉克到2024年將增加約31萬桶/日的煉油能力,該國計劃中的Karbala拉煉油廠將占新增產能的一半,這座計劃產能14萬桶/日的煉油廠預計2021年一季度投產。

  另據彭博社匯編的數據,截至今年10月底的7個月內,伊朗煉化產品產量同比增長8%,該國計劃2022財年實現1億噸/年的煉化產能,到2025年財年實現1.33億噸/年的煉化產能。

  IEA指出,海灣地區將是未來幾年全球煉化產能增幅最大的地區,預計2030年前將增加270萬桶/日,2040年前將增加320萬桶/日。未來10年,全球原油需求的60%都將來自煉化行業。歐佩克全資多邊開發銀行阿拉伯石油投資公司也做出類似預測認為,2020-2024年間,全球計劃中的煉化項目總計投資將高達990億美元。

歐美傳統煉廠“落幕”

  《華爾街日報》撰文指出,在海灣和亞洲地區新型、高效煉化設施的沖擊下,歐美大批傳統煉廠正在加速關閉,由海灣地區和亞洲引領的現代化煉化產能擴張潮已經來臨。

  IEA指出,今明兩年,全球發達經濟體將有超過170萬桶/日的煉化能力“消失”,而海灣地區同一時間內將有約200萬桶/日的煉化能力“誕生”,足以填補發達經濟體煉化能力下滑的空缺。

  “歐美發達經濟體老化、落后、低效的煉油廠,已經無法和當前擁有最新技術的高效煉油廠相抗衡,進口產品反而比本土煉化更有競爭力。”IHSMarkit主管RobSmith表示,“以澳大利亞為例,該國10年前還有7座煉油廠,現在只剩下4座,年底前可能就只剩下一座。”他強調,在全球煉油產能過剩的環境下,如果某個地區產能不斷擴張,其它地區的產能就勢必面臨關閉,這樣才能維持平衡。




上一篇:關于征集石油和化工行業清潔生產和環境保護技術、裝備、工藝的通知

下一篇:新疆10億噸級大油田年產油突破200萬噸

欧美一区精品视频一二区